現代化的能源數字經濟體系如何構建

發布時間: 2020-06-12 16:02:34   來源:中能智庫  作者:陳睿欣、鄭厚清、王智敏

  當前能源革命和數字革命深度融合是大勢所趨,能源系統日益呈現數字化、智能化屬性。在以可再生能源迅猛發展和“云大物移智鏈”等新一代數字技術與能源行業日益融合的背景下,能源系統生產關系將逐漸發生變化。

  能源數字經濟將推動能源消費者向產消者轉變,系統不確定性顯著增加,能源數字經濟已形成一種新的顛覆力量。

  本文著重分析在此背景下,能源數字經濟推動能源系統和能源經濟環境發生的變革,旨在充分認識能源革命和數字經濟在觀念認知、技術革新、關系重塑方面的融合發展作用。

  能源+數據,催生“新能源”

  (一)能源系統在數字經濟沖擊下不確定性顯著增加

  得益于能源系統的數字化轉型,供需兩側的信息可以及時傳遞,能源系統的運行通過實時監控進行有效調控。在可再生能源技術和先進數字技術成熟應用的基礎上,能源“產銷者”逐漸從虛擬走向現實。

  所謂能源“產銷者”,是指能源消費者也可以同時是能源生產者。分布式能源可以快速靈活轉化,根據系統中的能源價格和自身用能需求,自主選擇參與的形式和角色;市場中將有越來越多沒有發電廠的發電商,將用戶側分散的資源聚合起來,有策略的參與系統調控和交易,并將產生的收益反饋給用戶。能源系統將愈加“扁平”,能源系統運行將更加高效透明。

  隨著能源系統中主體類型愈加多樣,交互效率和頻率不斷提高,系統運行模式和管理方式都將產生顛覆性變化,因此產生了以下幾個方面的不確定因素:

  一是系統設備元件的不確定性。隨著系統中數字終端、傳感器等信息化設備的增加,在傳統能源生產、傳輸、控制等各級設備基礎上,增加了更多元件變量造成的系統不穩定因素;

  二是系統控制策略的不確定性。由于源荷雙側的隨機性變化,以及多樣的交互方式,要求系統能夠及時響應,對控制策略設計的合理性、經濟性、有效性都提出了較高要求;

  三是共享開放產生的安全不確定性。現代能源系統是與數字經濟技術充分融合的智能系統,各能源子類中的數據將逐漸開放、各系統的運行狀態將進行充分共享。但同時也帶來能源系統的信息安全問題,對用戶隱私保護和社會穩定運行造成了一定挑戰。

  (二)能源數字交易平臺推動還原能源商品屬性

  能源數字交易平臺通過提供實時流動的供需信息,也將各主體的操作動態透明地展現在平臺上,有效解決交易市場中信息不對稱問題,實現快速發現價格并自動觸發交易。同時利用共享開放的數字智能技術,解決智力不對稱的問題。在交易平臺中,通過能源數據的共享,實現高精度的能源價格預測;通過區塊鏈加密技術,保障能源交易過程的可靠可信;通過人工智能、深度學習等基于海量數據的智能算法,為交易雙方提供個性化、多樣化的交易策略選擇。

  買賣雙方可以開展多種類型靈活的能量交易。以電力行業為例,基于能源數字交易平臺,大用戶或售電商可以直接與電廠開展B2B交易;允許售電商到平臺上兜售不同的售電套餐,方便用戶選擇,實現能量交易的B2C模式;平臺可以支持小用戶之間互濟余缺式的電能交易,提供類似“電力淘寶”的C2C業務,把能量交易自由化、電子商務化;平臺支持用戶自行發布其個性化的用能需求,而售電商可以“摘牌”為其提供相應的定制化套餐,從而實現個性化的C2B服務。

  (三)構建現代化的能源數字經濟體系

  能源系統的高質量發展,需要轉變由粗放型投資帶動和高密度要素投入驅動的發展模式,而更注重全要素生產率提升和市場機制的有效配置。能源系統發展應當深度融合互聯網思維,構建“開放、共享、協調、平等”的能源發展視角,在能源系統自身發展之外,尋求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價值貢獻。

  現代化的能源數字經濟體系,需要理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能源數字交易平臺的構建,推動市場各主體有序參與、公平競爭。市場價格根據能源供需的實時情況,由主體競爭決定,同時保障交易信息公開透明,進而減少政府的治理成本。能源數字經濟的發展,確保政府能夠及時掌握能源系統的運行狀態、能源資源的調配情況、企業生產運營效率等,進而對可能存在的壟斷行為進行及時干預、對可能存在的風險進行超前預判。形成政府和市場良性互動的狀態。

  有效的監管是現代化能源數字經濟體系構建的關鍵。5G、云計算等新型基礎設施的建設,以及與能源系統的有效融合,將推動能源監管手段向智能化、在線化發展。監管主體能夠充分發揮社會主體力量,加強對不良市場行為和壟斷勢力的識別,并做到超前識別、及時防范、有效抑制。通過靈活運用能源政策組合,激勵企業在市場中尋求經濟、環境、民生之間的均衡價值,實現能源領域的效率最大化。

  能源數字經濟推動企業形態和治理模式發生變化

  能源行業由于其資源特殊性,長期存在著政府和市場角色定位的爭論。能源數字經濟體系的建立,能夠促進能源市場的健康和繁榮,進一步將市場在治理體系中的作用發揮出來,確保市場經濟制度和政府的科學監管有效協同配合,促進能源系統效率最大化。

  (一)企業形態將產生顛覆式變化

  交易成本經濟學認為,企業能夠通過內部組織和內部協調等方式有效減少物質資產所有者交易時可能存在的機會主義風險。在信息不對稱的時代,企業成為保障社會可重復博弈的有效載體,但是數字經濟時代,隨著區塊鏈等相關技術的發展應用,市場中的交易行為以及企業生產環節的安全控制,都可以依托技術進行保障,社會聲譽機制建設的主要主體角色也將逐漸由企業轉變為各類組織或者獨立個體。企業在市場中的作用和定位也將逐步發生變化。

  能源數字交易平臺的產生,將推進市場中的交易成本不斷降低。當平臺足夠大的時候,我們可以假想交易成本也將趨近于零。按照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論,企業和組織的邊界也將逐漸模糊。在這樣的背景下,企業傳統的功能將逐漸弱化,未來市場中,各類平臺將承擔起資源有效調配、推進合作與共贏、敏捷創新的角色。

  (二)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的能源治理格局

  能源治理方式將更加科學。通過能源數字技術賦能,推動能源治理從線下向線上線下融合轉變,從單向管理向雙向互動轉變,從單純的政府監管向社會協同治理轉變。能源治理結構將更加合理。能源數字經濟將推動實體經濟向實體經濟、虛擬經濟融合發展轉變,能源交易模式將由集中統一向分散共享變化。能源治理過程將更加民主。通過真實反映各主體需求,直觀展現能源服務和運行問題,調動各主體參與治理的積極性,將公眾意愿反映在規劃方案制定及執行中。

  (三)能源治理將與社會治理緊密結合

  能源數字經濟發展下的能源治理,不再是能源系統自身的工作,而在共享和合作之中擴大系統邊界,將能源發展置身于經濟社會運行的方方面面。能源治理水平的提升,將有效推動社會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一方面發揮能源系統跨區域、網絡化特點,加強末梢服務感知能力,輔助挖掘社會治理薄弱點。二是積極輸出能源數據民生價值,尤其關注少量的特殊人群生活需求,推動能源服務均等化。

  綜上所述,能源數字經濟并不是簡單的數字技術為能源系統賦能,而是將一種新的發展理念、新的要素組成方式、新的市場交易體系引入現有的能源體系中。由此對能源系統的運行模式和治理體系都帶來了新的挑戰。

  而這樣的挑戰,將推進能源系統更貼近民生,能源企業將更迅速地向“服務型”企業轉型,能源市場中將涌現更多的新業態、新模式。這樣的能源數字經濟時代,才能充分調動起每一個市場主體的參與活力,才能將現代能源體系的建設成效惠及社會,才能充分實現能源革命和數字革命完美結合的目標。 (作者供職于國網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

中國電力網官方微信

      關鍵詞: 能源,數字化轉型
評論
用戶名: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服務熱線:400-007-1585      在線投稿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花呗付款可以赚钱 上海11选5人工计划专家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内蒙古快三出什么号 股票上那些数据怎么看 北京快3基本走势图 最近股票行情 上证综指历史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新潮能源股票 快乐十分玩法 新疆11选五5开奖 北京11选五投注 券商融资平仓规定 北京快3公交路线 初学者投资理财 陕西快乐10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