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博庭:科學的開發水電,才是真正有效的保護珍稀魚類

發布時間: 2020-01-09   來源:能源雜志  作者:張博庭

  最近,長江白鱘已經滅絕的新聞刷暴了網絡。在各類總結教訓的文章中,普遍認為長江白鱘滅絕的原因主要有三點:一是過度捕撈;二是水污染嚴重;三是人工建筑物的隔阻。然而現實是,正是由于水庫大壩建設,可能會對洄游性魚類造成較為嚴重的影響,所以,我們科學的水電開發建設,都必須要首先解決好珍稀魚類的保護問題。實事求是地說,我國很多珍稀魚類的成功保護,其實都得益于我國科學的水利水電開發建設。

  早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我國準備在長江上建設第一座攔江大壩——葛洲壩水電站的時候,就把如何保護好國家一級保護魚類——中華鱘,作為一個首先要解決的課題。當時的意見主要有兩種:一個是建議在葛洲壩的大壩建設過程中留有魚道,讓中華鱘通過魚道洄游到長江上游。另一種意見認為,最好是對中華鱘進行系統的人工養殖,實現增殖放流。最終還是后一種意見占了上風。因為,大多數專家都認識到,在葛洲壩之后,我們還要建設三峽等一系列更高的大壩,屆時留有魚道的保護方式能否奏效不說,對長江珍稀魚類威脅最大的,其實是當時已經日益嚴重的過度捕撈和水污染。所以最科學有效的保護方式應該是人工增殖。

  非常慶幸的是,這一科學的結論不僅用在了當時的葛洲壩,而且幾乎成為我國今后水電開發中對珍稀魚類保護的一種定式。今天我們回過頭來看,正是我國水電開發建設中的科學決策,才保護住了我國江河中的絕大多數珍稀魚類。其作用,甚至遠遠大于我們所建立各種各樣的魚類保護區。

  筆者清楚地記得,在2008年5月由我們中國水力發電學會和中國電力報共同舉辦的一個“水電發展論壇”上,時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長的張國寶,曾當眾宣布說,當時國家所設立的長江珍稀魚類保護區中,已經沒有設立保護區之初所要保護的三種國家一級保護魚類——白鱘、達氏鱘和胭脂魚。早在三年前,2005年張國寶主任曾經公開懸賞50萬元,給能夠捕捉到這三種一級保護魚類之一的任何人。然而,直到“水電發展論壇”召開,確實也沒有一個人能夠捕捉到。

  當時盡管社會上的很多人甚至包括個別環保官員,都曾認為變更和縮小長江珍稀魚類保護區,為溪洛渡和向家壩的水電開發建設讓路,是長江珍稀魚類的一大災難。但是,我們真正熟悉、了解水電開發的人士,卻非常堅定的相信:只有盡快地進行水電開發,才是對長江珍稀魚類真正的、積極的保護。而以前所建立所謂的魚類自然保護區,只能算是一種名義上的、被動的保護。

  張國寶主任當時的公開懸賞,實際上就是要向全社會證明:我們科學的水電開發所進行的積極保護,是比建立保護的被動保護更為有效的措施。一直沒有人拿到懸賞的事實已經說明,保護區建立了多年以后,保護區所要保護的三種一級保護魚類,都已經進入了自然狀態下的“功能型滅絕”。而我們的水電開發,將投入巨資研究珍稀魚類的人工繁殖技術,從根本上解決長江珍稀魚類的保護難題。

  這樣在國家正式批準了溪洛渡向家壩的水電建設項目之后的2006年,建設方也正式啟動了對白鱘、達氏鱘和胭脂魚等一系列長江珍稀魚類的科學研究。幾年以后,達氏鱘和胭脂魚的人工繁殖,都獲得了成功,并且已經不斷地通過增殖放流,放歸了長江(此后也確有人捕捉到了)。但是,由于白鱘的魚類個體巨大,人工養殖的活體樣本極少,在我們白鱘的人工繁殖獲得成功之前,最后一條人工養殖的白鱘,也不幸死亡了。為了記錄這一巨大的損失和遺憾,直到現在,由這條最后死亡的白鱘所制成的標本,還被保留在三峽工程的展覽館里。

  筆者不是魚類專家,不知道白鱘的人工繁殖的難度具體有多大?但是,根據我們已經成功地實現了對中華鱘的保護,我覺得如果我們對白鱘的研究和保護能開展的早一點,科研人員得到的活體樣本能多一點,白鱘的人工繁殖也未必不成功。總之,我們最大遺憾一直就是,我們能夠真正保護珍稀魚類的水電開發建設太晚了點。如果,我們能在建立長江珍稀魚類保護區的同一時期,就開始積極地科學保護,今天白鱘很可能會與中華鱘一樣,依然健在。

  此時此刻,我們在遺憾的同時,也不得不感到慶幸。如果不是我們從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在開發水電的同時,就開始了對中華鱘的科學保護,從2006年就開展了對白鱘、達氏鱘和胭脂魚人工繁殖研究的話,我國長江中的這些一級保護魚類:中華尊、達氏鱘和胭脂魚,可能早都已經絕跡。特別是達氏鱘和胭脂魚,分明是在已經處于自然狀態下的“功能型滅絕”之后,又得到了有效恢復。對此,張國寶主任當年的公開懸賞,已經給出了有力的證明。

  事實上,通過科學的水電開發實現對河流生態的保護始終是我們水電開發的一個重要目標。目前我國多數重要的水電站,幾乎都建有當地珍稀魚類的增殖放流站。我國各大流域、河流、水系中的很多珍稀魚類,幾乎都是得益于我國科學的水電開發建設。

  最典型的莫過于具有“水中大熊貓”之稱的長江中華鱘。時至今日,中國三峽集團和宜昌市政府每年都會舉行盛大的中華鱘放流儀式,向長江放流大量的中華鱘成魚。

  事實說明,人類社會的文明進步與自然生態之間的矛盾不可避免,而最有效的生態保護措施,既不是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空喊口號,甚至也不是建立自然保護區,而是要尊重科學。

  實事求是的說,科學的水利水電開發,才是我國珍稀魚類保護的最大功臣。

      關鍵詞: 水電,張博庭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70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400-007-1585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86
花呗付款可以赚钱